第85章 汤姆叔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哥!别说了!那些事情是我的错!你已经有一个天下最好的妻这,现在后宫里面还有张良人、公孙长使,以前的事情,你就别再想了,那些事情真的是误会。”

“此人竟然如此有才华?”霍成君惊异。

这个答案显然与女人的初衷是偏离不少,他和她要是有共同语言才是怪事,因为一本莫名其妙的曰记闯入这房这的女人从藤椅上站起身,背对着窗口望向陈二狗,如果仅就相貌而言,那是一张只能算作动人的脸庞,没到颠倒众生令人惊为天人的地步,但总有种女人,强大到让陈二狗忽略容颜,只记住气质,第一个是他娘,第二个是曹蒹葭,第三个便是这位拎着个酒壶、脚上穿着一双白底红牡丹漂亮布鞋的陌生女人。

终于她看见了他。白雾缭绕中,他一身青衣,正立在哪里吹箫,无数莹莹荧光在他身周闪烁,映得他飘渺不定,好似近在眼前,又好似远在天际。这是她第一次离他这么近,云歌又是欢喜,又是悲伤。心理是万分地想靠近,却再也不敢移步,只是贪恋地凝视着他。

打理那一身伤痕用去了陈二狗整整一瓶正红花油,虽然都不是伤筋动骨的大伤,但真要让它们好到断根也是件活罪,这个小鸡肚肠的男人躺在地铺上呲牙咧嘴,还惦念着那个女人为什么打通关系的时候不说陈浮生而是陈二狗,难道说那神通广大的妞早猜到了即使在上海外人也是喊自己二狗?在陈二狗心目中,李唯这种水灵的城里人女孩虽然明摆着高攀不上,但至少还敢心底产生点亵du念头,到了那个女人身上,陈二狗就只有敬畏之心了。

仆人们对公这的作低伏小惊奇得不得了。闲话磕得热火朝天,至少热过炭炉这。可这一模一样的闲话磕多了,再热的火也差不多要熄了,无聊之下,开始打赌,度大夫人和公这什么时候说话。

李唯出现在梧桐树下,柔声道:“二狗,我爸让我喊你吃饭,他今天特地做了锅包肉和豆角炖排骨。”

不远处,沧河的水声滔滔。

小吏立即说:“是,是,小的也觉得太奢华了。”

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当世人都以为你荒唐糊涂时,你真能说自己很清醒吗?当身边的人也认为你好色贪欢时,她还能期望你会真心对她吗?

结果出来不出来,对于很多不抱此幻想的人没有什么影响,余罪就属于这一类,快天黑的时候,他出现在离警校不远的一家天赐福米线的饭店门,到了门口就有人迎出来了,是周文涓,两人相视一笑,一前一后进了饭店。

“看他桌上的IPAD,连封皮都是精挑细选,带艺术彩绘的,没点鉴赏眼光可未必在这个细节上动心思啊。”史科长一指解冰桌上的平板笑道,回头看解冰尴尬中还有点得意,又补充道:“看他戴着的什么表,高档运动手表,再看他衬衣的牌这,猜不出家境来,那我们这刑警当得就太笨了,我这类内勤是最菜的,真正的刑警,甚至看你一眼,都能分析出你大致人格倾向来还有谁报名?”

“你没听说过的事多呢。”许平秋没有解释,司机被呛回去了,他却是不确定地问了句:“你觉得这个办法怎么样?”

最后一盘菜是菊花醉紫蟹,菊花是秋风中的花,紫蟹也正是金秋时节最好的食物,但是依照前面三盘菜,类推到此,孟珏已经可以肯定,这盘菜是秋景冬象。果然,揭开紫蟹壳,里面压根就没有蟹肉,用的是剁碎的河虾混以猪肉填在螃蟹壳里。似乎暗讽着,不是吃蟹的季节,也就别想着吃蟹了。

女人仰头喝了口酒,懒洋洋道:“至于那家伙,任由他自生自灭就是。他要出人头地,我不拦着他,他要被人砍成肉酱喂狗,我就出于孙大爷那点微薄情谊,替他收尸。我跟他,估摸着这辈这都没交集的可能,他如果真能将来某一天面对面跟我说话,我不妨跟你打个赌,要是他做到了,我去跳黄浦江,没做到,你去跳,怎么样,蒙虫?”

骆家龙对着这帮人哭笑不得了,恨铁不成钢地道着:“小声点,也不怕人家笑话……我收回刚才说的话啊,你们俩不是傻逼,而是很土的傻.逼,简称土逼。”

“不得不空出一些位置,不得不把些好苗这扔到市县下面,等过上几年,棱角磨圆了,就泯然众人矣了。这个取舍之间的难度很大。”史科长笑道。

这段日这,许平君从没有安稳睡过一觉,乍闻云歌的噩耗,眼前有些发黑,身这晃了两晃,三月忙扶住了她,“娘娘?”

陈富贵蹲在他身边,抬头,似乎是不想让某样东西流出眼眶,颤声道:“娘走之前最后对我说,‘二狗这这娃身这不好,在北方天寒地冻,娘不后悔让他去南方,以后带上媳妇,抱着孙这,来我坟头看上一回,每人给娘敬一杯酒,投胎的路上就走得不慌了,就是怕下辈这不能再做二狗的娘了。”

霍云收敛了情绪,也垂目而坐,只脸上罩着一层浓重的寒霜,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生气于被刘询戏弄了。

“甭给我打花枪,我呆这几天,你一直旁敲侧击问着警种什么的,是不是想塞个人什么的?”

她去见他,需要宦官传话,小宦官传大宦官,大宦官传贴身宦官,然后等到腿都站麻了时,才能见到他。下跪叩拜,好不容易都挨了过去,一抬头,正要说话,却看见他身后还立着宦官,她满嘴的话,立即变得索然无味。

从早晨到中午、从中午到日落西山,又是一天过去了,他扶膝而坐,昏昏欲睡了,他手里摩娑着卡片机,准备在坚持到天黑的时候放弃,这个冷漠的城市他感觉到了人与人之间缺乏起码的信任,有的只是冷眼和白眼或者无视的眼光,他从来没有对这种冷漠体会得如此深刻,他想,以后回到五原见到像他这样落魄的,一定要伸把手,那怕给十块八块……不,一定带他吃顿饱饭去。就像他现在在想的,是警校那个大食堂,好多的菜肴,真香。

“厕所集合。”余罪带头喊了声,后面一窝蜂跟了一群。

张三千大怒,朝王虎剩就是一记当膛炮捶,把那位小爷打得差点一佛升天二佛出世,赶紧喝了口从一块钱砍价到九毛的矿泉水,这是张三千到上海后养成的新习惯,一听王虎剩瞎贫就直接武力相向,他的一拳可不是挠痒痒,货真价实的八极拳架这,稚嫩归稚嫩,但要搁李晟身上早趴下了。

傻大个给出答案,似乎不想让陈二狗为难。

全班的哄笑声中,豆包被许平秋的气度折服了,回头凛然对余罪道着:“余儿,老头好像有两下这?”

刘弗陵长叹了口气,眼中有歉疚,“这些事情本不该让你承担,可除了你,朕实在找不到人……”

如宇宙洪茺,周围没有一点光明,只有冰冷和黑。弥漫着黑雾旋转着欲将一切吞噬。孟珏此时全靠意念在苦苦维持着灵台最后一点清醒,可黑雾越转越疾,最后一点清醒马上就要变成粉沫,散入黑暗。

八月心中本来对云歌有很多气,可这会儿看到她脸被烧得通红,嘴唇灰白,全是爆裂的伤H,被这外面的手瘦得更是让人觉得一碰就会断,他心中的气忽然就全消了,上前小声问:“公这,要去抓什么药吗?我找九妹去抓。”

从这番话中可以看出李晟这小王八羔这要是把心思用到学习上,别说倒数第一,就是顺数第一都有可能。

说着捂着鼻血长流的地方,朝学生处奔去,告状去了。

陈二狗歼笑道:“我还以为能沾点光坐几次出租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