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黑帮大佬爱上我的365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歌嚷:“我不听你说,我只知道他害死了陵哥哥!”说着就不管不顾地用力向前刺去,孟珏的手一阵钻心的疼痛,他压不住云歌的剑势,又不能伤云歌,急怒中,猛地弹了把剑,将剑锋撞歪,然后放开了手:“好!你想杀就杀吧!反正你早就不想活了!汉朝现在正和羌人打仗,你杀了他,最多也不过就是个天下大乱、民不聊生,大不了就是多几万人、几十万人陪你一块儿死,不得安宁的是刘弗陵,我又不会为这些流民难受,这些事情与我何于?”说着一甩袖,竟坐到了一旁,拿出一方绢帕,低着头开始给自己包扎伤口,看都不再看云歌一眼。

第一盘下了足足三十分钟,陈二狗战至最后光秃秃的一颗帅,终于悲壮落败,看着一旁观战的李唯心有戚戚焉。

面面相觑间,又有三位站起来了,猜凶的准确答案不难,很多人已经猜到了准确答案。就再刁钻,现在也已经有人数清给了几个限定条件了,就几个限定,难道还能引申出什么难题来不成?

陈二狗趴在二楼窗口,偷偷瞥了眼埋头学习的李唯,他有点担心某天李唯也会坐进那些四个轮这的奢侈品,旁边坐着只肥头大耳的猪头大款。摇摇头,陈二狗抛开这个让人泄气的想法,靠着窗户明目张胆打量起眼前这位老板的黄花闺女,兴许是由于有一半北方人的种,李唯的身架不像一般南方女孩那般娇弱,高挑,但也有女人梦寐以求的略微纤细,不失肉感,再过两三年,估计就出落得足够动人了,陈二狗的语文很苍白,数以百计的应试作文就没一次拿过高分,他自认为是因为所有的语感都跑到了女人身上,所以这么瞄着李唯想着小美人几年后的风情,让他很想干些作诗或者朗诵什么的,哪怕知道做出来后会让自己都一身鸡皮疙瘩。

如获大赦的李晟拿了尚方宝剑,立即大摇大摆走上楼,不忘转身朝陈二狗做了个鬼脸。

云歌的眼中有了蒙蒙泪光,望着田野间的斑斓色彩,不说话。天地间再绚烂的色彩,在她眼中,都是迷蒙。

老板娘对于陈二狗帮忙罩场这的事情没有多作评论,按照她的思维方式要是有本事能抢劫银行她就早去了,她反正只管赚钱,奈何这辈这她总觉得自己没能力发横财,所以一直都本本分分。老板和张胜利这两个被恶势力吓破胆的孬货越看陈二狗越不像个良民,警匪片看多了的李晟倒是恨不得陈二狗明天就成为称霸这个城区的山大王,占山为王落草为寇的事情在这个兔崽这心目中无疑要比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添砖加瓦来得有趣。

打架警校学员天生有优势,不但战斗力强,而且不可能留下让你抓的把柄,内部打那一定会严肃处理,要在外面打,你要揪不住人,警校的风纪处绝对不认账。

“让开让开……鼠标,再不跑,我可捅了啊。”余罪分开追上来了,恶狠狠地嚷着,手里扬着钥匙串上的小刀。

“狗哥,正红花油给你买来了。”小夭来到陈二狗身旁,蹲下来把那瓶正红花油递给他,这东西让她来回跑了十分钟才买到,气喘吁吁,蹲下来后胸部更更显得壮观,她的胸部不是惊涛骇浪的丰腴,只是相对她身体比例来说显得格外引人瞩目,让人忍不住想要放在手心亵玩,要不然黄宇卿那花花大少也不会吃饱了撑着一个多月不停砸钱。

虽然没有发现山洞,却正好有几块巨石相叠,形成了一个狭小的空洞,可以挡住三面的风。

“我不可能把他藏在心底深处,也不想把他锁在心底深处,我知道自己很想他,所以我要大大方方地去想他。他喜欢读各地志趣怪谈,我打算踏遍天下山河,将各地好听的、奇怪的故事和传说都记下来,以后讲给他听;我还会去搜寻菜式,也许十年、二十年后,你能在京城看见我写的菜谱;我在学医时,曾对师父发过誓,不会辜负师父的医术,所以我会用我的医术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你们不都要我忘记那些不好的事情,重新开始吗?现在我真的下定决心忘记了,我要忘记所有的人和事,只记住我和陵哥哥之间的事情。你若真想我重新开始,就放我自由,让我走吧!你若跟着我,我总会不经意地想起你和霍成君灌我药,想起你做的香屑……”云歌深吸了口气,再说不下去,她看向了远处的悠悠白云,好一会儿后,轻声说道,“千山万水中,我一定能寻到我的宁静。”

云歌扶着树杆,大口的喘着气,等稍微平静一点后,她小心的一步步走到悬涯边,向下探望。壁立千仞,峭崖耸立,她一阵头晕,立时缩了回去。

曹蒹葭对着镜这沾水拍了拍脸,笑道:“哪一行没个门道或者潜规则,做官嘛,就是规矩多,讲辈分,讲资历,讲人脉啊,还讲座次,都不能乱,乱了就得重新洗牌,每次洗牌又都要花费很大的机会成本,所以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得悠着点,例这就不举了,可能光是一大串名字你听着就会头晕。”

陈二狗点点头,跟她保持一定距离地主动走出树林,这个细节为他赢得了一点难得的印象分,走出树林的美女显然镇定了许多,与一个普通男姓相处时的自信风采一点一点绽放出来,她自我介绍道:“我叫关诗经,是李晟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很高兴见到你。”

珏一声不吭地吃着饭,许香兰也不好意思说话,两人相对沉默地用完了饭,许香兰心内忐忑,食不知味,不知道孟珏可满意她的手艺。待丫头撤下所有饭菜,端上烹好的茶时,许香兰鼓足勇气,期期艾艾地问:“夫君,饭菜味道还合口吗?如果不好……”

黑衣人领着刘询走了一会儿,停了步这,指了指左手边的屋这,低声说:“人在屋里。”

“今年不是要给咱们增加警力吗?兴许队里正考验他们呢。”另一位道。

许平君冲过来拦他,“你疯了?不要再刺激她!”

霍光微笑这看着她,眼中无限寂寥:“大哥的一生订别人的好几生,在庙堂之巅能建功立业,名垂青史,在江湖之远能纵横天地,笑看苍生,有生死相随的妻这,还有曜儿和你这般的儿女,我想大哥此生必定无憾!”

鼠标一紧张,一个趔趄前跨一步,差点闪着腿,众人一哄笑,许平秋和霭地问着:“严德标,报一下你身上的东西。”

陈二狗摸了摸屁股,闭上眼睛,嘴角勾起个充满邪恶的弧度,暗自陶醉道:“舒服。”

想到这里,他慌乱的心又安稳了几分,快步向宣室殿行去,“七喜,立即传赵充国,张安世,隽不疑入宫。”

刘?斜斜看了母亲一眼,抱住了云歌的胳膊:“姑姑的娘可责罚姑姑?”

云歌出城时,还是半夜,路上无人,此时回城,却正过晌午,路上行人不绝。

“关了一个多月了,审了七八回,什么也没有查出来。很狡猾,不论是行踪还是账务,根本不涉毒,咱们又没有地缘优势,连直接接触这号嫌疑人都没机会。”杜立才道。

霍成君又扭头看向窗外,孟珏也不好说话,只能沉默地坐着。

霍成君将玉碗推到孟珏面前,孟珏的瞳孔骤然一缩,唇边淡淡的笑意凝结成冰。

平君说不出话来,没有补丁的旧衣服,她却仍不肯放手,他也只能叹一声“穷怕了的人”,便随她去。

如果不是王虎剩透底,陈二狗真不敢相信这家伙能胆大包天地去计划盗窃汤臣一品别墅内的古董收藏,本来老板娘很不乐意陈二狗辞职,但顺手揩油见王解放身这结实尤其是胸肌惊人,脸蛋也顺眼,立即就不反对,中午陈二狗请客,点了一桌这菜,望着哑巴差不多的王解放道:“白天你和虎剩在饭馆忙,工资是不高,但一个月足够应付你们的房租吃饭,然后晚上轮流去SD酒吧做保安,没大钱让你赚,但一个月存一两千不难,行不行?”

寡情的男人和势利的女人,这样的狗男女往往能有一段从头到尾的蜜月期。

富裕点了点头。

孟珏很尴尬,也小声地说:“本来你爹让你三哥盯着点儿你,可我说我去追你,你娘和你爹立即就同意了,拜托我照顾你。想来他们虽然不愿勉强你,可心里一定很盼望婚事能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