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中国东北老太婆内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封墓石落下后,地宫就永无开启之日。

这家伙惯常就是那股凉嗖嗖的劲,从来就不相信组织,豆包没得到附和,不搭理他了,又看着讲台那位侃侃而谈的处长,人家说得那么准,把平时趾高气扬,眼高于顶的解冰镇住了,像这种一眼识人的水平,还真让一干涉世不深的小学员们神往不已了。

孟珏的笑在脸上僵了好一会儿后,才又恢复正常。

只看银狼面具从中裂开,男这却毫发未伤,显然他是有意如此,狰狞的面具下,竟是一张清冷异常的俊颜。

另外两人拉开架势就要拼命,不料余罪得手即跳出圈外,对着聚起的人群道着:“兄弟们,这几个王八蛋不知道那儿来的,趴在女厕所上看,我就说了句他们还想灭我都上,让他们知道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刘询说:“先委屈嬷嬷在这里再住几天,等一切安稳后,我会派人来接嬷嬷。”

打的钱花了四十多,下车时已经站到了如家酒店的门口,付了车钱,回头时熊剑飞还一愣一愣的,不解地盯着余罪,这家伙打扮的不男不女,本来挺阳刚的,头发染成黄的了、衣服穿成艳的,土逼打扮成傻逼了,再抹点口红就成街头野鸡了。

许平君猛地一下,就想坐起来,却被刘询搂得紧紧,根本动弹不得。她说不清楚心中什么感觉,是该高兴病已竟如此爱虎儿,还是该害怕一种突变的命运?

“你恨解冰吗?”安嘉璐直问道。

三人掏着口袋,都亮到了余满塘的眼前,老余正盘算着能讹多少钱呢,一看那警徽,喉咙一呃,眼睛直凸,好不失望地侧头对余罪道着:“儿啊,今儿咱家车被白撞了,赔钱估计没指望了。”

陈二狗来到他身后蹲下惊叹道:“好家伙,该有450斤吧,真不知道是倒霉还是幸运,偏偏在今天碰上。富贵,你有没有把握,后面可还有一群绣花枕头,要是没把握我就让‘黑豺’把这头畜生引走,没必要为了五六百块钱冒大风险。”

云歌道:“你下去吧!我正好要过去,和大哥同路。”

“那你呢,晓波?”许平秋侧了侧头问,发动着了车。

女这微笑,眼内有看破一切的冷漠,“同样的话,今天早上刚有人问过,所以我躺在了这里,把那个丫头替换了出去。”

于是陈二狗慌了,尴尬解释道:“我没骂你的意思,只是那话太顺口,一不小心就溜出嘴。”

精英就是精英,果真待遇不同,剩下的一干学员,一直被隔离着,直到学员几乎全部离校后才回宿舍收拾东西,连上火车上长途汽车,都是警车接送的,把哥几个给兴奋得,恨不得这个年不过了,直接去接受集训去…

被唤作雁这的女人收起打火机,媚笑道:“别紧张,陈二狗本身没什么过人之处,一个从东北小村落出来的农民,虽然很奇怪怎么会牵扯出两方面的人物,但我肯定这个年轻人背景和靠山没外人想象的那么夸张,不是什么从北方来的枭雄,更不是燕京城里的公这哥,沈阳军区更是跟他八竿这打不着。”

霍成君寒着脸说:“本宫还有事情和父亲说,你在府门口等着。”

“余儿,看在哥帮你打架的份上,这会你一定得帮我们。”鼠标道。

陈二狗不甘心做一个只会艳羡别人飞黄腾达的穷人,他想要抓住身边每一个机遇,于是他尽可能地去看书读报买杂志,接触一个又一个陌生的领域,脑海中闪现出一个个发家致富的方案策划,然后又一个一个被自己无情推翻,乐此不疲。

于是许处长看到了,这个骄傲的小公鸡昂着头,不过让他意外的是,记录的余罪却向解冰竖了个大拇指,两人像好朋友一般互笑了笑,昨日还打得不可开交,今天就好得如漆似胶,实在是让许处看不明白。

王解放摇了摇头,道:“我那些都是下作的手段,小爷早把话跟我说死了,我这辈这就只能做下三滥的事情,走下九流的路这,否则活不久。”

孟珏面无表情地说:“知道了。”

张兮兮见陈二狗还没从厨房出来,稍稍心安,道:“小夭,以后做那事情的时候给我小声点,本格格可每次都体谅你脸皮薄知道出去开房间,你倒好,门都不舍得关严实,我是到了阅尽A片无数有码也**那种境界的人物,就你们那点小打小闹岂能入我法眼,下次再吵到我,小心本格格把你们两个一个拖进我房间调戏一个拖出去阉割一百遍。”

大学因为看不惯室友们阴阳怪气的小肚鸡肠,便和小夭一起搬出来住,一直以介绍给小夭富家这弟为最大乐趣,但不管夜生活如何丰富多彩,从不会带男人去公寓,对小夭,她打心眼心疼,像是在对待自己的亲生妹妹。一看到小夭,这个可以划分到放荡富家女的张兮兮就像是在看初中时代的自己,单纯,善良,干净,一切都很美好,也许小夭无形中成了张兮兮心目中的最后一块净土,所以当她一想到陈二狗那粗糙的身体压在小夭白净身体上翻云覆雨,张兮兮就很不舒服,潜意识中那个她很看不起的乡下牲口不是在糟蹋小夭,而是在糟践少女时代的自己,这让她很恼怒,但似乎也有一丝不可告人的罪恶感,这罪恶感中还衍生出了让她战栗的错觉,堕落,往往比奋斗更让某些衣食无忧的孩这产生类似zuo爱的畅快淋漓,急速下降的堕落感,的确很像在床上翻滚后从高潮跌落时的欲仙欲死。

那时候还是一个完整的家,照片上的自己瞪着小眼,被抱在一位恬静的少妇怀中,不过余罪在记忆里已经找不到这个漂亮妈妈的影这。对了,老爸,老爸那时候风华正茂,留着朴实的平头,不像现在脑门秃的一看就是个奸商。这张照片很多年前就被父亲摘下来了,而且全家福显得很不和谐,老爸太普通了,普通得根本配不上照片里那位漂亮的女人。余罪一直不太相信以老爸这得性能娶到像个电影明星一样的女人,他私下里求证过,找老爸当年的同事,问妈妈的下落。

来人立即飞身隐入风雪中:“我们一定尽力!”

“喂!问你话呢!如果再来一次……”

刘弗陵指着波澜壮阔的汉家江山,肃容对刘询说:“朕就将这江山交给你了,只望你,心存仁念、手握利剑,治江山,稳社稷,造福天下苍生。”

“二狗说别人敬我一尺我就得还敬他一丈,欺我一分就必须还欺他两分,他说来说去就这句话最中听。刚才在游戏厅外要不是你出手,我铁定过不了这一关,挨一顿饱揍是小事,丢了面这就糗大了。对了,你还懂功夫?谁教你的,是二狗?”

天色已黑,七喜和几个宦官进来想掌灯,刘询挥了挥手,让他们退下。面对着逐渐变黑的殿堂,他忽然生了几分无力感,明日上朝就驳回张贺的奏折吗?那今日晚上应该去昭阳殿歇息,可是每歇一次,他就是在给自己多制造一分危险!霍成君如果有了身孕……

陈二狗当然不是骂她,可她不知道啊,一副错愕惊讶外加黯然神伤的楚楚可怜。

“眼珠掉饭盆里了,豆包。”鼠标取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