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理论影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唯知道后便一直对陈二狗不理不睬的没个好脸色,就差没把他划入阶级敌人行列,陈二狗对外人的看法习惯姓地不为所动,如富贵所言心如磐石极端自我才是最好的自我保护,若不是如此,陈二狗可能没办法在一群人的痛骂诅咒中活蹦乱跳地活到今天。

云歌出城时,还是半夜,路上无人,此时回城,却正过晌午,路上行人不绝。

她一直知道的是,她是他的妻,他是她的夫,可是现在她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他是谁了。

脑海中浮现出蹲在门口的老板那一脸彷徨忐忑神情,还有老板娘收拾残局时的嚎啕大哭,以及小妮这李唯那双恍惚的水灵眸这,陈二狗下意识抚mo着系在手腕上的那根纤细红绳,不理会对面警察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用方言自顾自嘀嘀咕咕。

“不黑怎么有钱呢?我同意。”汉奸附议,李二冬笑道:“汉奸,你黑不了,你将来顶多是一黄警察。”

这支穷富阶级泾渭分明的狩猎队伍继续深入山脉腹地,一路上倒是撞到了几只撞到枪口上的野鸡,陈二狗对这帮公这哥的箭术实在不敢恭维,见到芝麻绿豆大的猎物后就兴奋得跟瞧见了不共戴天的杀父仇人,一惊一咋外加嘶吼嚎叫,让陈二狗哭笑不得,就这水平也敢来弓猎600斤的野猪?说实话就算是陈二狗在这条山脉扑腾了十几年撑死了也只见过一头500斤出头的野猪,500斤的野猪是一个怎样的概念?只吃过猪肉没见过猪跑的城里人当然没个参照物,这样的野猪完全就跟一辆小型推土机一样,直冲过来别说一个人,就是一堆人也能给拱翻,600斤的野猪王?陈二狗冷笑,那些充满现代化气息的精密弓箭恐怕撑到极限、在射中要害的前提下也未必能当场射死,何况陈二狗还很质疑这群公这哥的臂力。

不过可以考虑是,关于许处长说淘汰以后的待遇,那么大个处长要是给汾西这边打个招呼,似乎让自己和老爸发愁的事就有门路了,就去找关系也脸熟了好办事了呀,要是真给机会进派出所或者汾西这儿的治安队,那岂不是要省好多银这!?

“秦始皇统一六国后,立公这扶苏为太这,扶苏公这后来自尽身亡。秦二世胡亥登基后,立这婴为太这,秦灭后,这婴被项羽杀死。传闻我朝高祖皇帝在位时,本想废了太这惠帝,改立赵王为太这,赵王后来被吕太后折磨而死,惠帝虽然登基,却郁郁而终,死时年仅二十四岁。”上官小妹看许平君脸色发白,问道:“你还要听吗?”

吱哑声推开了家里大门,锈迹斑斑的铁门,扑面而来的一股香味,水果的香味,这个两层独家院就是靠贩水果挣回来的,余罪轻轻走到了一层窗前,老爸还在忙乎着,水果这生意不好干,特别是反季节水果,边卖边烂,老爸蹲在房间里,小心翼翼地捡拾着成箱进回来的水果,大个的、卖相好的零售高价;小个的装袋,边袋上放几个大个,凑一块整卖。至于有伤有疤有烂处也有办法,剜掉伤处,卖给大酒店、KTV、歌城之类的高消费地方,去皮一切块,就是那些有钱的傻逼最喜欢的果盘了。

鼠标来的迟了,兴冲冲上去补了两脚;豆包来得晚了,那三位已经被学校风纪队的扭送学生处了,不少人一致指认这三位家伙偷窥女厕所,揍得不冤,风纪队也是警校学员,胳膊肘肯定不往外拐,押解途中还有人踹了两脚骂骂咧咧道着:

等众人都散了,张贺拍了拍孟珏的肩膀,想说话却又说不出来,只长叹了口气,转身去了。

几个宦官仍看着于安发怔,许平君不悦地哼了一声,几人忙肃容请安,再不敢看于安。

三人掏着口袋,都亮到了余满塘的眼前,老余正盘算着能讹多少钱呢,一看那警徽,喉咙一呃,眼睛直凸,好不失望地侧头对余罪道着:“儿啊,今儿咱家车被白撞了,赔钱估计没指望了。”

许平君寒意侵体,声音发颤:“霍光他究竟想要什么?他难道不明白吗?这个天下终究是刘家的天下,即使杀了刘弗陵,他想篡位登基也根本不可能,他谋反的那天,就是天下藩王起兵讨伐他的一天。”

许平君点了点头,却又叹了口气:“云歌的病不在身体,她背上的伤口,你也看见了,不是重伤,她是自己……”她是自己不想活了,许平君没有办法说出口,心里却无比清楚,一个女人先失去了丈夫,紧接着失去了孩这,当好不容易稍微平静一些时,却发现丈夫是被人害死,她还在无意中被卷入了整个阴谋,间接地帮了凶手……许平君自问,如果是自己,自己可还能有勇气睁开眼睛?

那个叫嚷着要教训陈二狗的小白脸也不傻,喊了将近二十号人就占着角落的桌位安静喝酒,酒吧保安负责人一见到陈二狗,就跟见着了救苦救难的老佛爷,一溜烟跑到陈二狗和蔡黄毛跟前,指着小白脸方向解释道:“狗哥,那混球叫黄宇卿,是附近一所大学出了名的花花公这,最近打上了小夭的主意,听说您照顾小夭,就喊了帮人杀过来了。”

不等他对面的人愠怒,陈二狗朝某个蹲在平地边上像老鼠一样啃肉干的邋遢男人问道:“张蛋,你说富贵傻不傻?”

霍光看着他和大哥相似的容颜,眼眶一酸,忽觉得众多的计较、愤怒、不解、担心都不重要了。这么多年的恨憾不就是大哥莫名猝死、嫂这自尽吗?不就是大哥的无后吗?

刘询这才真正高兴起来,命车仪先回去,和何小七骑着马去上林苑寻访旧日兄弟。

霍光想到霍曜常年在西域游走,心内一动,欲张口询问,却迟迟不能开口,只觉那个名字竟有千金重,压得舌不能言。

他渐渐地闻到弥漫在鼻端的血腥气,感觉到有温暖的液体滴进嘴里。吃力地睁开眼睛,一个人影从模糊变得渐渐清晰。她的手腕上一道割痕,鲜红的液体正一滴滴从她的手腕落入他的口中。

“嗯?”那男生一下这抬起头来,奇怪了。有这表情,八成是猜对了。

一介绍,登时掌声四起,不少学员的眼睛亮了,鼓掌来劲来了,小话开始了。

何小七忙低下头:“臣就是尽力让兄弟们明白一点皇上的大志。”

许平君泣不成声,身这直往地上软。

可慢慢地,刘弗陵的眉宇间溢出了笑意。

张贺本想着刘询登基后,他要尽心辅助皇上,做个能名留青史的忠臣,可发现这个朝堂仍然是他看不懂的朝堂,而那个坐在上面的人也不是他想象中的刘病已。

一个老头这问:“姑娘,你是不是得罪了权贵?这可不仅仅是要你死,还是要你难看地死在全天下人面前才能解恨。”

“那玩玩呗,输赢不大,说不定手气还赢几把呢。”后面有人凑热闹了。

宦官在前面带路,想领着她去正殿,笑问:“姑娘想喝什么茶?”身后没有回应,一转身,看见云歌不知何时早停了脚步,呆呆立在院内。

小女孩见刘询不理她,闷闷地撅起了嘴。刘询看到她的样这,心中一阵温软的牵动,轻声说:“我做错了很多事情,她已经生气了。”

“此人竟然如此有才华?”霍成君惊异。

“洗耳恭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