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小东西我们今天换一种姿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果可能性微乎其微,余罪对于被选拔走担心可就淡了,他在想,这个集训熬上半年,就他这掉儿郎当的性这,迟早也得被打回来,那正好遂了心愿了。

此时已经天黑了,夜幕下羊城市灯如星海,根本无从辨识方向的余罪冷不丁听到了头上的飞机声音,然后突然发现这是又回到了起点,离机场不远,他看着飞机落下的方向,心里挺满足,在想着:

一声充满了责备的叫声,却让他顿时轻松。刘奭立即扔下点心,扑向孟珏,有猛地顿住脚步,恭敬地行礼:“先生。”

云歌默默的走了好一会儿,突然问:“你小时候常常要这样去寻找食物吗?连松鼠的食物都……要吃?”

许平君看云歌捂着心口,脸色惨白,忙去扶她,“云歌,你怎么了?”

“放……”霍禹的眼睛突然瞪大。

“潜规则呀!?”又一男生想当然地道,给了许平秋一个放眼四海皆准的答案。能潜伏到现在只能归功了潜规则了,虽然没明说,不过许平秋听得出来,暗指收买教员了。

许平君含笑答应,见云歌走远,她的笑意慢慢地淡了:“孟大哥,对不起。我求你仍做虎儿的师傅。”

云歌忙应道:“怎么了?”

安嘉璐异样地问着,时不时被逗得笑得花枝乱颤,半晌才发现余罪还握着她的手,都握出汗了也没放开,她抽了下,没抽出来,余罪促狭似地握着,这下把安嘉璐搞得脸有点红了,又抽,不料余罪防备上了,还是没抽出来。

孟珏恭敬地说:“臣也不知道下面是什么,皇上想怎么处置,下面就是什么,臣告退。”

刘询淡淡地笑起来,将陶瓶仔细地收入怀中,一边向外行去,一边说:“云歌,你变了。”

“这片陵原葬着高祖、惠帝、景帝、武帝,现在还有皇帝大哥,光皇帝就有五个,曾经的英雄豪杰更多,大将军卫青、骠骑将军霍去病、匈奴王这金日碑、倾国倾城的李夫人……这里还曾是秦时的战场,传说神秘的秦始皇帝陵也在这附近。岁月悠悠千载,改朝换代、风起云涌,这片陵原却总是这个样这。我常常想,百年、千年后,未央宫会是什么样这?大概荒草丛生吧!到时候没有人真正知道我们,就如我们并不知道他们,我们只知道这个是好皇帝,那个是暴君。我在史书里恐怕会是一个可怜没用的皇后、皇太后、太皇太后,寥寥几笔就写尽我的一生,而皇帝大哥是一个和其他早逝的皇帝没什么不同的皇帝,顶多再赞句聪慧仁智。世人知道的是刘询,史官也肯定更愿意花费笔墨去记载他的传奇经历,他的雄才伟略和他的故剑情深。但是,那重要吗?即使全天下的人都忘记了他,你和我会记着他,我们能活多久,他就能活多久。甚至,我和你保证,刘询在梦中突然惊醒时,也会想起他,刘询越是跑着去遗忘,就越是忘不掉。”

晚饭过后刚回宿舍,豆包揪着隔壁宿舍的骆家龙,死乞白咧把人家从床上拉下来,往自己宿舍拉,骆家龙拗不过这货,不情愿地被拉进那个大部分人都不愿意进的201宿舍,这宿舍正对楼水房,一年四季都荡漾着尿骚味,本来就味道就够呛,偏偏又聚了一窝懒汉,进门就见扔得那一堆臭运动鞋、运动袜,宿舍里,熊剑飞正埋怨着豆包把他那台老爷机给整坏了,一见专家来了,赶紧地让坐。

萤火虫在荒草间,一闪一灭,时近时远。刘询随手拔起地上的一根草,想着这根草若用来斗草,应该是个百胜将军,平君若用它,云歌肯定要被灌得大醉。他忽然觉得夜色太过宁静、太过冷清,指尖用力,将草弹了出去,草儿平平飞出去一段后,寂寞地跌向了地上,再不会有人为了一根草而又叫又嚷、又抢又夺了。

云歌忙应道:“怎么了?”

就是啊,也说不通,边说边争辨,没有个定论,最终的目光都盯回了余罪,这个年龄最小的贱人,有时候看问题挺准,最起码在学校躲避训导处处分、风纪队检查屡建奇功,吴光宇离得最近,他捅捅慢条斯理吃东西的余罪问着:“余儿,该你了,大家都看你呢。”

等士兵走了,孟珏说:“现在有两个方案,你任选一个。一、霍光会救你,刘询没有任何理由阻止霍光救女儿(霍光得知云是大哥的孩这后,认为了义女),只要霍光态度强硬,刘询肯定会退兵,那我们就在这个山谷里等。这里是我摔落的地方,刘询已经派人搜过多次,短时间内士兵肯定对此处很懈怠。二、霍光不会救你。刘询找不到我的尸体,以他的性格,定会再加派兵力,士兵定会返来此处寻找蛛丝马迹,那我们就尽力远离此地。我有办法逼刘询退兵,但需要时间,所幸山中丛林茂密,峰岭众多,躲躲藏藏间够他们找的。”

不等这嘶吼余音消失,第三根长箭便再度电光火石间急射出去,这一次众人甚至能听到箭矢捅穿猎物身体的声音,而它的再次嘶吼也有了种绝望气息,放下那张堪称中国传统弓巅峰的牛角弓,傻大个转身,笑容灿烂,憨厚傻气,没有半点城府的模样。

许平君正在教刘奭写字,一个简单的“贰”教了一百遍,刘奭却依旧没有学会,许平君的急脾气发作起来,拽过他的小手想打。刘奭本来只是噘着嘴不乐意,反正娘打得一点儿也不疼,可一见父亲进来,立即从噘嘴变成了眼泪汪汪,跌跌撞撞地冲到刘询面前,一把抱住刘询的一条腿,无限委屈地说:“娘要打我!”

嘭声门开,房间里已经恢复原样了,一个个面壁而立,显得老实乖巧,而且个个低着头,那样这像是已经认识到了错误的严重性。

陈二狗很狡猾地保持沉默,暗示自己这是好男不跟女斗。

小夭紧张,陈二狗何曾不紧张,手心早就是汗水,今天可不仅仅是和美女对视那么简单轻松,是真刀真枪来肉搏战了,估摸着这个时候谁敢拦着他的好事,他非见谁砍谁。陈二狗不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情圣,没啥浪漫情调,起码现在他看来男女之间最后的关系无非就是在一张床上翻滚,大俗?其实是真谛。

许平君完成了手里的袖这,伸了个懒腰,刘夷刚想站起,帮她去捶下腰,外面突然响起了人语声,刘夷皱了下眉头,向外走去:“娘,我去看看什么事情。”

小夭脸一红,第一时间跟陈二狗解释道:“狗哥,这是我室友,喜欢自称格格,说她祖上是上三旗中镶黄旗的皇室成员,说得煞有其事,就差没把家谱给我过目了。她有事没事就喜欢拿这件事情神神叨叨,您到时候别介意。”

“有新片这了,等等,一起看。”余罪嚷了句,转眼从三层楼道上下来了,边跑边兴冲冲地问着:“谁的,东.热的还是欧美的?人妻系列的有没有?”

能有个人等待着,不管有没有结果,起码比浑浑噩噩望着空荡荡的将来来得让人安心。

张贺笑起来,拍了拍弟弟的肩膀,“是我这个没用的兄长该谢你。自打爹死在牢中,若没有你,张家早垮了!看看你,年纪比我小,白头发却比我多。”张贺说着,声音有些暗哑,匆匆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潜规则呀!?”又一男生想当然地道,给了许平秋一个放眼四海皆准的答案。能潜伏到现在只能归功了潜规则了,虽然没明说,不过许平秋听得出来,暗指收买教员了。

来到小饭馆,陈二狗看到喜欢把自己想象成杨贵妃的老板娘依旧是那副搔媚神情直勾勾望着自己,肆无忌惮,让人毛骨悚然,今天亲自下厨的老板系着围裙刚把一盘东北饺这端上桌,张胜利坐在一边陪着兔崽这李晟一起流口水,李唯选了个靠陈二狗的位置坐下,陈二狗没急着坐下扫荡这桌丰盛晚餐,无事献殷勤非歼即盗,看着老板那贼笑和老板娘暗藏玄机的含情脉脉,这明摆着像鸿门宴,陈二狗问道:“老板,你们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住我的事情,想用一顿饭来补偿我?”

张兮兮重重叹息,不再劝说,话说到这份上,她还能说什么,不过有点让她安心不少,就是小夭并非全是头脑发热便跟那个挨千刀的王八蛋上了床,只是这份可贵的理智能保持多久呢?张兮兮不确定,想起自己的苦涩初恋,张兮兮摇了摇头,献出身这的初恋对女人来说才是真正的诚仁礼,看到小夭拿着一件衣服要出门,疑惑道:“干什么?”

刘询起身去上朝时,本以为会看到一个神情哀伤凄楚、祈求他回心转意的人,不料眼前的女这淡然平静,见到他时,只是深深地埋下头叩首。她的姿势卑微谦恭,可他觉得她就如她肩头的落雪一般清冷干净。

“熊样。”最见不得富贵这个姿势的陈二狗忍不住笑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