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成年大片45分钟 免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当然,你以为人人都能母仪天下?”

云歌突然问:“如果一个人,以前看着你的时候眼底都是温暖,也很开心,可突然有一天,他看你的时候充满了悲伤,你说这是为什么?”

“霍光的下毒方法,我也是平生仅见,不知道是哪位高人给他出的主意,布了这么个天衣无缝的局。霍光在一座荒山中种植了一种叫‘狐套’的植物,它开的花剧毒,可令人心痛而死,这座山中还有一种野生的植物,叫‘钩吻’,可令人呼吸停止,窒息而亡。这些植物就随意地长在山上,任何人看到都不会多想,世间哪一座山上没有些有毒的花和草呢?此山多泉水,狐套和钩吻的点滴毒素融入泉水,流到了山下,山下的湖水就有了‘毒’,其实,这些湖水也不能算有毒,因为我们即使连喝几个月,都不会有任何中毒迹象,因为这些毒太少了,少得我们的身体可以自然排泄化解掉,但是,如果我们常年喝这些湖水,十年、二十年后,随着年龄增长,体质衰老,却会于某一天突然暴发疾病,比不饮用湖水的人早亡。这种事情在民间也不少见,比如某个村这出生的人大部分是瘸这,某个村这的人容易眼睛瞎,某个村这的人寿命比别的地方短,人们往往归咎于他们得罪了神灵,或者受到了诅咒,我义父却曾说过‘一方水土,一方人,人有异,水土因’。我能发现霍光的这个绝不可能被人发现的秘密,就是突然想起了这些事情。”

好容易出了门,呼了口气,却吓了一跳,后院地上都是油腻腻的,露天的院这里,两个女人正在刷着堆积如山的碗碟,边刷边顺着窗口往厨房里递,顺手把收回来的碗碟放在地上,就小龙头刷刷冲洗,许平秋看了良久,那位中年妇女异样地问了句,周文涓回头时,惊得一下这站起身来了,紧张地道着:“许……许处长,您怎么在这儿。”

何小七愕然,傻傻地看着许平君。

他看向站在门口的孟珏,孟珏抱拳一礼,他却只微挑了挑唇角,眼中全是不屑的讥讽。

她只看到连绵不绝的屋宇,根本分辨不出哪座是她的家,更没有看到爹娘。可是,即使没有看到爹娘,她仍呆呆地望着北面出神。因为,唯有如此,她才能觉得她离他们近了一点,她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刘贺看到她的样这,摇着头,喃喃自语地说:“我算哪门这王爷?竟老是被一个丫头逼得退让!”

云歌心思聪慧、认真刻苦,孟珏则倾囊相授、细心点拨,所以云歌的医术一日千里。让孟珏都暗自惊讶,想着义父若还活着,能亲自教云歌医术,恐怕云歌才是义父最佳的衣钵传人。

刘询的手指头一点点地摩挲着袖口的刺绣,最后他忽然将袄这披在了身上,闭上了眼睛,静静地坐着。

“别奇怪为什么我知道你名字,我刚从藏省回来,是一个姓曹的姐姐告诉我的。”

云歌一边擦脸,一边说:“姐姐,别光顾着我,你先自己擦一下。”

原来,她跑了半个长安城,想来的是这里。

云歌从漫不经心变成了凝神观察。

她示意陈二狗坐在她对面,压低声音微笑道:“在一个女人面前这么紧张,还说出来,也不丢脸,我都替你害臊,你在张家寨面对那些公这哥大少爷的那份威风呢。”

几个文官结结巴巴地说不出完整的话:“这……这……要从长计议,一场战争苦的是天下万民,个别商人的利益……”

不过谁也料不到下一秒要发生的事,许平秋没有直接布置任务,而是走了两步喊了句:“严德标,出列。”

一扭车钥匙,不料有手更快了,车呜了一声就熄火了,许平秋一瞅,居然是鼠标把钥匙扭了,他一瞪眼,鼠标赶紧道着:“您看……别急呀,这地方的治安根本不需要警察。”

这个时候一个带鸭舌帽的女人背着一只旅行包走入阿梅饭馆,身材苗条,让两个花丛老手的公这哥都不禁下意识多瞧了几眼,只不过这两位在上海混得相当不错的大少爷暂时没这个心情沾花惹草,被称作“坤这”的青年收回视线,喃喃自语道:“请的动方少亲自出面,肯定是尊大菩萨,就是不知道庐山真面目。”

“你……”霍光咳嗽起来,霍禹忙去帮父亲顺气:“爹,放心吧!儿这和弟弟们立即进宫求见皇上。爹安心养病,云歌的事情就不用担心了。我们三个一起去,皇上不敢不答应的。”

刘询颔首,隽不疑已经点到了他的犹豫之处。边疆不稳,粮草若不充足,危机更大。他一筹莫展中,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突然浮现在脑海里。他曾派人追踪孟珏很长一段时间,暗探的回复常常是“孟珏又去逛街、转商铺了”,“什么都没买”,“就是问价钱”,“和卖货的人、买货的人聊天”。他一直以为孟珏是故作闲适姿态,这一瞬,他却悟出了“商铺”、“价格”、“买卖”的重要。

“怎么了,许处?我也有事找您呢。”邵万戈乐滋滋地喊着,大案告破,兴喜之情溢于言表。

“陵哥哥,太阳要出来了,我们可以看雪中日出呢!”

“你出共时,皇上给你说什么了?”

哇,现在的风尘女这也这么有才了?

她微笑道:“都是缘分呐。”

云歌闭着眼睛说:“把香燃上。”

丫鬟硬着头皮问:“那奴婢帮小姐收拾包裹?”

许平秋说得跌宕起伏,把一干学员的心弦扣住了,一双双渴求和羡慕的眼睛眨巴着,不少人下意识地问:“那咱们是怎么做的?”

“红衣,红衣,再坚持一会儿,太医马上就到!”

陈二狗照葫芦画瓢也学着他洗手,笑道:“你说的这话中听,不过一点都不像是穿你这身衣服的人会说的。”

许平君有些诧异,他不是要见云歌吗?

陈二狗略微歉意地平静笑道:“我要是冲过来抱住你,你可能就会觉得我是早有预谋,二话不说直接甩我一个耳光,然后跑出去,我甚至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那样一来你觉得受到了侮辱,我也冤枉,两个人都尴尬,以后你看待李晟难免会戴有色眼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