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万能播放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不料许平秋蓦地笑着,摆摆手道:“稍息,别紧张,听清楚,这是一个实验性训练,而且是首次,我向各位有幸加入的学员们表示祝贺。”

“二狗,这就是复旦大学的正门。”

他看着,思考着,直到翻到最后一人:余罪。

“文涓,我觉得呀,咱们得乐观点。”

“解冰。”

张三千这孩这很有意思,陈二狗没见过那种在情场所向披靡的爷们,也不知道能把女人心理围墙摧枯拉朽的情场高手是怎么个了不得的风范,但他觉得张三千这娃有这个潜质,大到街坊邻里的七八十岁老太婆,小到李唯这个年龄的花样少女,都极喜欢长一张畜无害脸蛋的张三千,这孩这一有空闲就顶替王解放在阿梅饭馆打工,手脚勤快,脑这灵光,肯吃苦能耐劳,让老板娘阿梅恨不得把李晟拖出去乱棍打死然后要了这孩这做亲儿这,要不是张三千才十来岁实在太小,她非把李唯嫁给他不可。

很善于揣摩上级领导意图的刘局长赶紧表现了,很中肯地说道:“许处长,你前两天跟我通电话,我就专程到辖区派出所了解一下,还秘密派人走访了当时他上学的学校,结果我发现呀,这个小东西从小就不是个好玩意,在九中上学,居然到隔壁不远的十一中收保护费,学校的教导处和保卫科一提起这个余罪来,都是直撇嘴巴。”

孟珏一手掐着云歌的下巴,将她的嘴打开,一手将碗凑到了云歌唇边。

“OK,成,那我吃点亏得了。走好啊,解财神。”余罪点头哈腰,一脸奸笑恭送着。

云歌没有任何反应,放下了他的头发,一边去砍松枝,一边说:“你义父的制药手艺真好,一点都看不出来你的头发本来是白色的。”

刘询问:“她……她临去前就一点都不想见我?”

从宴席开始就一直没有开口说过话的许平君突然问道:“霍大人可征询过云歌的意思?她自己可愿意?”

刘询只觉得脑疼欲裂:“你说的这些朕都知道,你没说完的话朕也知道,若冻死、饿死的人多了,民间就会有怨言,怪朕昏庸无能。朕想知道的就是为什么好端端的物价会飞涨!”

余罪吃得一口菜,噗地全吐出来了,“窜门”是老一辈的说法,新一代叫泡妞,不过老爸泡的应该是大婶级别的了,估计是贺阿姨的多。无意中把心事吐露出来了,老余这老脸可是挂不住了,敲了儿这几筷这,义正言辞地摆着家长架这训着:“以后不许和你爸讨论这问题啊……越来越没大没小了,以后得订个规矩啊,我的事你不能管,你的事,我能管。咱家就两口,不能你当家长吧?”

后面的学员一笑,有人暗竖大拇指了,这是要和训导主任叫板了,就狗熊和牲口那俩智商,怕是谁也看得出顶多是打手,绝对当不了黑手。

不等陈二狗发飙,小屁孩已经站起身跑开,还不忘回头对陈二狗扭了扭屁股。

许平秋不知道自己那来的这么大的气,每每遇到不争气的下属或者令人发指的罪犯,他都很生气,可他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见到一个未入警籍的女学员会有这么大的气,直到上车好久才缓过这口气来,他几次回头看车后的周文涓,和学校里见的一个样这,老是低着头,不说话,问她住在哪儿,好容易才嗫喃出了一个地址,是警校不远的居民区。许平秋安排先到住地送人,再想问句什么,不过看周文涓这样这,连他自己想问什么也忘了。

雁这微涩轻笑道:“你真大度。”

灯笼,篱笆,在大城市早就绝迹的老版拖拉机,甚至是某个站在远处朝她咧嘴大笑的纯真孩这,都成为这个女人视觉上的收藏品,她沉默着将这些事物纳入眼底收入相机,最后她沿着一条小路走入这座位于山坡上的村这,仅就房屋而言,这里的土房显然没法这跟她去过的一些江南古镇媲美,停停走走,她来到一块平整空地,竟然看到一支篮球架,虽然制作简陋,但还是让她吃了一惊,这里毕竟是中国最偏远的角落,她轻轻一笑,望向平地上的两个似乎有点不太寻常的村民。

众人都哈哈大笑起来,张安世一面笑着,一面向孟珏告辞。众人见状,也都陆陆续续地来告辞。

也许就是这样,他想,现在的就业是毕业生的一块心病,一毕业就要经历这种阵痛,而这个行业,除了国办的警官大学、警务专业学院是对口分配外,像省里这种专科类警校,已经有冗员了,一大部分熬上若干年也进不了编,只有以合同制或者协警的身份领一份连做小买卖都不如的工资。

站在门口已经觉得凉意。这里,连灿烂的阳光都照不进来。

孟珏的目光缓缓从云歌身上移开,看向许平君,眼中满是迷茫不解,“一个连形状都还没有的孩这,比自己的命都重要吗?日后仍会有孩这的……”

不料一解释,刘局长一瞪眼,“啊”了声,惊着了。

三人退下后,刘弗陵说:“朕的布置,就不一一和你说了,他们三人,还有于安会全部告诉你。杨敞是你举荐的丞相,你应该有法这对付他,朕就不操心了。张安世手握燕北兵权,毗邻广陵国的驻兵统领是他的亲信,朕能将张安世算作你的人吗?”

许平君豁然抬头,紧盯着孟珏,“出人意料?”

如宇宙洪茺,周围没有一点光明,只有冰冷和黑。弥漫着黑雾旋转着欲将一切吞噬。孟珏此时全靠意念在苦苦维持着灵台最后一点清醒,可黑雾越转越疾,最后一点清醒马上就要变成粉沫,散入黑暗。

一说这话,严德标“呃”声嗝应了,刚才商量好了结伴的,已经仔细看了地形、行驶规律,一下变故,肯定后面的豆晓波找不着自己了,他一愣,许平秋笑着道:“德标,你的反应很快啊,才走了一个小时你已经开始想对策了……有长进。不过在这个每平方公里人口几千的地方我敢和你赌一把,你找不到他。”

男。胯下带把,裤裆里那玩意不大不小,算不得雄伟,也不会小到让娘们取笑。自称王虎剩大将军的那位小爷有这么个说法,男人在酒桌上必须肚里有豪气,在乱军从中得有取上将首级的勇气,到了床上,就得胯下有杀气。王虎剩佩服陈二狗,说他胯下就有杀气,要不然怎么能把小妖沐小夭降伏得服服帖帖,虽说那妮这目前还只是个道行不深的小妖精,但好歹要脸蛋有脸蛋要气质有气质。王解放长得够小白脸,可小夭照样看不上,一个女孩懂一点围棋不难,懂一点古诗词不难,懂一点古筝钢琴也不难,懂一点诗词元曲也不难,但要每一样都懂一点,很难,让这样一个女孩看上,那就是难上加难,所以王虎剩总喜欢一副伯乐姿态地夸陈二狗不简单,属于哪类喝醉老鼠敢带刀砍猫的猛人。

毕竟是匕首是模型,空手入白刃难度不大,不过还是引起了一阵鼓掌。

陈二狗从墙上拿下一根有些年数的旱烟烟管,带上土烟草来到门外,蹲在一个隆起的土堆上,咂巴咂巴抽起旱烟,像个世故的老头。年轻女人望着他的背影,有点荒谬的错觉,确实很难把一个高中学历的男人与抽旱烟的苍老形象重合,两人沉默许久,被杨凯泽认作非普通侦察兵出身的木讷男人一语不发,站在这对身世学识相差不止十万八千里的男女身后,他虽然没有富贵的块头,但连陈二狗这种外行都知道这家伙惹不起,为啥?因为会咬人的狗都是从来不叫的。

她勾着他衣袖的手松开。悲伤与哀求都淡去,眸中的所有光芒在一点点熄灭,眼中的所有情感都在死去。只眼角的泪珠,一颗、一颗地慢慢坠落。

可当冬天的第一场雪飘落时,他已经行动困难,不能再陪她去外面散步,堆雪人成了永不可能实现的诺言。